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超魔构筑师 第三十一章 蜕变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6:31

超魔构筑师 第三十一章 蜕变

盘踞如龙,李仪瞑目缓息,心脏跳动,竟也放缓。

诛星之结下,静室冥想,元素漩涡宛若大碗倒扣,奔流跌宕,间或迸发出五颜六色的元素震荡,轰鸣不断,煞是骇人。

此景绚烂,但并非好事,是冥想不够专注,心灵蒙尘之相。

如此条件下,就别说“古鼍栖石”,“神龟负洛书”等冥想异象,就连平日八成的冥想效果,也达不到。

“无视……么?因为,不是世家子弟?”

他毕竟不是圣人,没有唾面自干的豁达,或者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修养,虽两世为人,依旧是一俗人。

“唉……”

长长一声叹息,心头的憋屈,愤懑,不甘,犹如野草,斩之不绝,烧而复生。

“照这样下去,半步七层,遥遥无期!”

李仪皱了皱眉,声音中,竟隐有颓丧之意。

“该死,又被‘心魔’所扰了!”

他神情一变,深深几次呼吸,将心头恶念,压制下去。

“不过,现实情况,也是如此!接下来,也就三四天的时间,即使撞了大运,再生‘古鼍栖石’的冥想异象,要达到七层,可能性也是极低。”

“而今日的高焕章,甚至还不是天骄,已经逼得我捉襟见肘,只有秘法‘雷音震击’未曾动用。那,要是遇上那前三人呢?”

“要胜,就要有更多底牌!”

一股紧迫感,犹如阴云,下了眉头,又上心头。

“做加法不行,那干嘛不反其道而行之,做减法?”

灵感如电光火石,在眉间一闪而过。

“减法!我怎么没想到呢?”

李仪睁眼,目中神光大炽!

既然前进不成,就退一步,以退为进。

李仪的想法,是不再等待体内两股气息的索取,而是主动转化,将普通魔力,炼化为这两股天巅之力。

反正,对上天骄,普通魔力,能有什么用?

而且,若体内龙龟之气和古鼍之气足够充裕,他甚至能够以此二种魔力为基础,施展出秘法!

明面上的修为下降,那又如何?

真正战力,肯定是平步直上。

说干就干!

“来吧!”

李仪干脆一心二用,体内两股气息,一道玄黑,一道苍白,分别自左肩和右肩,一道向下,一道向上,顺时针方向,周天轮转,周而复始。

两股气息旋转,犹如八卦,又仿佛轮回之环,不断旋转,生生不息。

气息所过,每一次与体内魔力摩擦碰撞,都堪同最凶悍的猛兽,从上撕下一快,吞下炼化。

“咦?魔力下降的速度,怎么远远高出两股气息的增长速度?差距,至少十倍!”

过了小半晌,李仪睁眼,露出疑虑之色。

“这两股气息,品相之别,竟然如此巨大?”

心中怀揣着诸多不解,不过,既然已经确定方向,自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

李仪眼中精芒一闪,杂念退散,仅余坚毅。

“别多想了,继续!”

在几位长老的评价中,李仪是偷奸耍滑的,是三心二意的,但事实上,一旦认定道路,李仪也有一条路走到黑的果决,绝不妥协!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执着,反而比那些随波逐流者的坚持,更加难能可贵。

可惜,打从一开始,就没人真正地正眼瞧过他。

……

过一阵,李仪体内,升起毕毕剥剥之声,似欲破壳而出的雏鸟迫不及待地啄着蛋壳,又似夜间静谧之时,花朵盛放的律动,万般神秘。

若有精通“天眼术”或“真知之瞳”的法师在畔,就会大吃一惊!

身体深处,那两股轮转交替的气息,竟在身上每一处血肉,留下微不可查的细小液滴!每一滴,都十分渺小,但遍布全身,数量就有些非同小可了。

这是龙龟和古鼍,两股气息所遗留的液态精粹!

之所以李仪感觉,其转化速度奇慢,缘故就在于,两股气息不止吸纳,更有——吐哺。

不过,尤秋水有句评价没错,他的血脉,的确平庸得不值一哂。

若是强大血脉,诸如“狮心”、“青莲”,此时此刻,恐怕已在享用饕餮盛宴,将这遗留精粹,吞噬干净。

而李仪的血脉,却迟钝痴傻,毫无动作。

眼看,那一滴滴液珠,无法停留,又要回归于两股气息中,惊变又生!

一抹抹艳丽而迷离,色泽妖冶的气息,仿佛被吸引的蝴蝶,蹁跹而来。

而这些气息,都是材料精华!

飞雪的馈赠,可远不止狱龙血肉和炎魔颅骨,如前两者的血肉,还有妖精之血

,狂鵺赤羽等;植物果实,有夜半鸢尾,化空果;特殊材料,有三生石屑,风暴晶玉;三个月时间不长,但李仪所吃的天材地宝,委实不少。

每一次的上吐下泻,其实质,都是李仪的人类体质,无法吸收这些天地至宝。其中,绝大多数,浪费在马桶里,堪称暴殄天物,少数被吸收,而吸收部分,则大多数蛰伏在身体各个角落,无法消化。

若无特殊情况,即使十年百年,或许也是保持原样。

但此时,那两股作为引子的气息,显然勾动了天雷地火!

化学反应一般,林林种种的各种力量,生出了妙不可言的变化,淡淡辉芒中,与血脉融合,浸入其间。

滋养、巩固、强化血脉本源!

李仪完全不知道,此时情景,比那“一夜破境”,要震撼百倍!

强化血脉本源的秘术,无一不是价值连城,不,应当说是有价无市。

试想,除极少数代价巨大的秘术,魔力是不能转嫁的,但血脉,却是能够传承的。

若世代以秘法增强,可想而知,数代积累之后,会生出怎样的怪物?是龙?还是神?或者上古血脉?

即使真是暴殄天物,将无数天材地宝一通胡吃海塞,各大世家,也会趋之若鹜。

李仪不知道,他此时情景,正是暗合拂晓巨龙“晨凫”所说,以魔力反哺血脉的通幽小径。

无知无觉地,他依旧操弄着磨盘,一点点地研磨魔力,犹如一头勤恳的骡马,重复着简单、枯燥、似乎看不到尽头的工作。

……

日出,第二日。

“炼化进度,竟然如此缓慢?我的魔力,已经退化到半步五层,这两股气息,居然只增长了不到一成。”

有些纳闷,他摩挲下巴,神情都变。

“怎么回事?咦,我是怎么了?”

摩挲之时,竟发现,旧皮如薄膜,层层掉落,再一低头,是一地死皮。

不止如此,李仪还发现,地面躺着一枚指甲,再看看自己的小指,竟生出一枚玉润新甲。

“蜕皮了?我去,是完全变态,还是不完全变态?”

李仪的目光,化作呆直,自我调侃一句,眼中精芒横生。

“这样的话……”

……

“你小子,不是回去修行的么?怎么我感觉,魔力波动,不进反退?”

燕赵瞪大了眼睛,他曾听闻“一夜白头”之事,精神上的打击,对法师而言,可是摧毁根基的重创,很有可能萎靡不振,破而后立的鬼话,绝不可信!

他上下打量,直到看出李仪精神颇佳,眼神里不时灵芒暴现,这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进了肚子里。

“安心了,修为看似折损,真实实力,其实还提升了!”李仪心生“疾风知劲草”的感叹,知道这种友情难能可贵,微微一笑,“你看长孙,不就才半步四层?”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修意不修力,神意达到天地共鸣,即使没有魔力,也能化万物为己用。”长孙神机无奈地耸耸肩,他话不多,但往往能说道点子上,“李仪,我倒不怕你一蹶不振,而是怕你心情太急,走偏了门路。”

“放心,我自有计较的。”李仪笑着说道。

二日之赛,开始。

玉溪治疗龟头炎医院
贺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攀枝花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玉溪治疗男科方法
贺州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