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能有多少伤悲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3:39

盛夏的晴空,蓝天如洗,几朵调皮的云朵随着风儿做着鬼脸。树叶在头顶沙沙作响地吹着口哨,十岁的木娃牵着一头牛,慢悠悠的走在林子里,身后跟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曼霞比他小了一岁。

“曼霞,别走在牛屁股后,来我这里。”木娃伸出了手,他是怕牛尾巴扫到小曼霞。

“木娃哥哥我累了。”谁知曼霞耍起了赖,一屁股坐在木墩上,不肯走了。

木娃的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他把牵着牛的绳子放开,让牛自己去吃草,然后他躺在了草地上,透过浓密的树叶去看天空。

“木娃哥哥天空好看吗?”曼霞好奇地伸过头来,她的头挡住了木娃的视线,木娃笑着说:“好看,当然好看。”不过他说的不是天空,而是曼霞。

木娃和曼霞两家比邻而居,从小一起长大,木娃的妈妈很喜欢女孩,经常抱着曼霞叫闺女。

木娃不恼,因为他也喜欢曼霞,胖嘟嘟粉白的模样和村里那些瘦巴巴的女生不一样。曼霞也特别喜欢黏在木娃身边,不管木娃去那,她都要跟着。

可惜夜幕还是降临了,当木娃一手拉着牛,一手拉着曼霞回到家的时候,木娃家发生了一件大事,木娃的爷爷来了,那个高居在城里的富豪,他看也没看木娃的父母只看着木娃说:“孩子我带走。”

“爸!这怎么行?”木娃的父亲,急急地说了一句。

“不行?哼!十岁的孩子还不上学?你想让我的孙子以后成为农民,天天放牛种地不成?”

木娃的父亲还想反驳,可是木娃的母亲拉着他的衣袖小声说:“爸说得对,孩子跟着我们只能吃苦。”

“孩子他娘。”木娃的父亲凄惨地叫了一声。

木娃呆了,他沉声说:“我哪也不去?”他的手紧紧抓住曼霞。

爷爷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让木娃后退一步。

第二天木娃走了跟着爷爷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他走的时候曼霞哭着追出很远很远,木娃想哭,可是看了一眼爷爷,他忍住了,爷爷是个严厉的人,他讨厌懦弱。

一转眼十五年过去了,木娃再也不是以前的木娃,他现在是木氏企业的总经理,高傲成熟,异常冷漠。

他这是第一次来看父母,怀里抱着爷爷的骨灰盒,爷爷走的时候,嘱咐他,他的骨灰必须要木娃的父亲亲手埋葬。

带着这个使命,木娃回到了父母的家。

整整十五年过去了,父母看上去老了许多。木娃和他们的话不多,看着他们的目光也不热烈,到是木娃的母亲抓住他的手,哭了很久。

葬礼办完之后,木娃问起了曼霞,母亲叹了口气,指着不远处的一间破旧房屋说:“曼霞嫁了,丈夫有点傻,日子过得很艰难。”

“怎么会嫁给个傻子?”木娃记起那张胖嘟嘟可爱的脸心狠狠地痛了一下。

“你走之后,曼霞那孩子一下子变了,变得沉默,十五岁那年,她独自放学回家,半路被狗吓了一跳,回来就发高烧,脑筋烧坏了。”母亲说完又叹了口气。

木娃默默地走到那件破旧的门前,一个黑瘦的女人靠在门边站着,一双呆若木鸡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某处。

“曼霞?”木娃小声叫道。

黑瘦的女人抬起头,木然看着他。

“我是木娃呀!”木娃心里蕴蓄已久的悲愁喜乐,都涌上来。一阵辛酸,溶化在热泪里,流了出来。

“木娃是谁?”这是曼霞的低语。

木娃的眼神黯淡了,这十五年中,他想过无数个见面可能发生的结局,唯一没想到的是,曼霞会忘了他,彻底的忘掉。

“你不记得了吗?”木娃很想问她,可他没有问出口。

十五年改变了太多,比如他,比如曼霞,比如我们所看见的一切,那个美好的夏日再也不会有,留下的只有躲在时间长河里的一声叹息……

共 1 1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的命运确实无法预测,十五年,其实很短,但主人翁的命运发生了巨变,放牛娃成了富商,而玩伴曼霞的命运让人心疼。少年时的美好再也无法复制了,留下的只有回味......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 -08 09:52:10 问好了,期盼您的新作!

2 楼 文友: 2017-05-17 10:52:2 看完文章心里酸酸的,有些人尽管青梅竹马,尽管爱的死去活来,可以缘分和他们擦肩而过,命运总是捉弄他们。唉。有缘无份,欣赏拜读了。

齐齐哈尔牛皮癣
永州治疗男科方法
鹤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齐齐哈尔牛皮癣医院
永州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