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那一世的暗花

发布时间:2019-09-13 04:33:13

我时常在火光冲天的梦里醒来,我的耳边总是萦绕着漫天的哭喊声,那种声音凄厉充满绝望,我的眼前就会慢慢的浮现出爹娘的影子,我看到鲜艳的血从他们身上汩汩涌出,绽放成一片暗红色的花朵。
在我经常做这个梦的时候,我刚好十岁。我清晰的记得我从秦国军队里逃出来的每一个情形。那时,我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爹娘经营着一家小餐馆,我们一家人过得简单而幸福。
我们宁静生活是被一个陌生人的闯入而打破的,这个人衣衫破烂,浑身是伤。爹娘把他扶进屋里,细心照料,直到他离开的那天,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姓名,可从他身上我总是感觉到一种落魄,一种英雄无力回天的寂寞。
就在他走后没多久,我们家突然来了一大批军队,那天风很大,漫天的黄沙遮盖住了太阳。旗子在风中发出低低地吼声,大大的秦字,透露着不可一世的气息,仿佛要把我们全部吞灭。
火就是在那时候燃起来的,我看到秦兵把火种丢进了我们家里,我和爹娘疯狂的扑打着肆无忌惮的火焰,我的眼前幻化成无数个秦军狰狞的面孔,混乱中,秦军挥着刀向我砍来,接着,爹娘就把我压在了身下,他们的血滴在我的脖子上,烫的吓人。整个天地就在那一瞬间突然摇晃起来,微弱的阳光在我的瞳孔里开始变的倾斜,我觉得我的身体正在下沉,就在我神智变得模糊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熟悉而扭曲的脸。
他把我背在身上,我感觉到无数的人涌上来,又有无数的人退下去,鲜血凝固了我的视线,浸湿了我的衣服,耳边的风声越来越大,我头一歪,世界突然失去了颜色。


我叫云歌,在我六岁之前,我是秦国大将军的掌上明珠,可六岁之后,这一切都变了,现在我是一家很小的铸剑坊主人的女儿。
在我六岁那年,爹因反对秦王征战燕国而招来杀身之祸,我们全家上下,除了我和爹爹之外无人幸免。记得那时,我正在外面玩耍,阴差阳错的逃过一劫。
我和爹逃到燕国的边境,在那里,我们开了一家很小的铸剑坊。在挂满星空的夜晚,爹就会给我讲他征战沙场的故事。只有爹在讲故事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他的骄傲,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才会露出一丝笑容。
爹说,要不是当年一家小餐馆的主人救了他,他早就没命了。爹每次讲到这里,他都会叹气。这个故事我听爹说起过。那时爹受了很重的伤,是一家小餐馆的主人医治好了爹,爹还说,他们家有一个小孩,比我大四岁。
爹是在一天夜里决定离开的。爹说,歌儿,我去找那家小餐馆的主人,我总觉得最近要出事。
爹走后的那几天,我一直提心吊胆,每天我都会坐在门口张望,我希望突然有一天我会看到爹的影子。
爹是在走后的半个月回来的,他浑身是血,我怕的要命,我哭着说爹我不要你死。爹用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他说傻丫头,爹怎会撇下你不管呢。听到爹的话,我才擦干了眼泪,然后我就看到了爹背上的小男孩。
他已经昏迷过去了,肮脏的血迹丝毫掩盖不住他清秀的面庞,那一刻,我心里突然升起异样的感觉。
爹告诉我,他就是那家小餐馆主人的儿子,他们全家都被秦兵杀了。爹说,歌儿,以后他就是你的哥哥了,你要好好的照顾他。
我嗯了一声,满脑子都是他长长的眼睫毛。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周围很陌生,我正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我的身上盖着一只绣满荷花的被子,床旁边的桌子上趴着一个小女孩,她睡的正熟,匀称的呼吸声仿佛一曲美妙的音乐。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我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走了进来。他说,你叫我云叔,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点点头,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铸剑坊的工人不多,大家都对我很好,尤其是云叔和云歌。我告诉他们,我叫司马左飞,我今年十岁。
我开始跟着云叔学铸剑,也开始慢慢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云叔铸的剑很好,但他很少卖。一天,云叔把我领进一个仓库,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剑,每把剑都透露出隐隐的寒光。
云叔说,飞儿,从今天起,叔叔教你剑法。我高兴的呼喊起来,我说,我一定要学好剑法,为我爹娘报仇。
我学剑很刻苦,进步也很快。云叔高兴的哈哈大笑,他说我们云家剑终于有传人了。每当我和云叔练剑的时候,歌儿就在旁边看着,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微笑。歌儿拍着手说,飞哥哥好棒啊。每次听到她的喊声,我都会走神,以至于好几次差点伤在云叔的剑下。
歌儿的剑法是我教的,云叔反对歌儿练剑,云叔说女孩子不应该整天耍刀弄枪的。但歌儿总是缠着我教她剑法,慢慢的等云叔知道歌儿学剑的时候,歌儿的剑法已经炉火纯青了。


歌儿十六岁那年,我二十岁。
歌儿出落的很漂亮,在我眼里,她就是天上的瑶池仙女下凡。经过十年的锻炼,我已经成长为一位剑法超群,面目英俊的年轻小伙子。
在歌儿生日那天,我说,歌儿,我要为你铸一把绝世宝剑,剑的名字就叫云歌。歌儿欢呼雀跃,她依偎在我的怀里,脸上飞起了两片红霞。
云叔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多年征战的辛苦已经把他的健康透支了。云叔看到我和歌儿在一起,他的脸上就堆满了笑容。他说,飞儿,我就把歌儿交给你了。我说,云叔,您放心吧,我不会让歌儿受半点委屈。
歌儿刚满十八岁那天,我把云歌剑送给了她。我说,这把剑我用了两年时间铸造,送给你做礼物。
歌儿把剑轻轻 ,这把剑分量极轻,剑身呈淡淡的蓝色,剑柄的部位刻着云歌两个字。歌儿把剑一挥,旁边的大树应声而倒。歌儿大声欢呼,她说,飞哥哥,我要你陪我练剑。


歌儿在树林里穿梭,她的笑声激荡在我的胸腔上,我感觉我仿佛要飞起来。当歌儿的剑刺过来的时候,我只看到眼前闪现着一片耀眼的光芒,我慌忙出手招架,也许是因为自保心态,当歌儿和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的剑划伤了她的背部。
我后悔的要死,抱起歌儿向铸剑坊跑去。我买了很多药,我轻轻地合上门走了出去,我说,药我已经买好了,你自己敷上吧。
过了片刻,等我推门进去的时候,歌儿还坐在那里,鲜血已经打湿了她的白衣。我焦急的说,你怎么还不敷药。歌儿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她说,伤在我背上,我怎么敷啊?
我恍然大悟,我敲了一下自己的头,我说我来帮你。
当我的手碰触到歌儿光滑的皮肤的时候,我感觉到歌儿的身子轻微的震了一下。我说,歌儿,治伤要紧,你不要怪我。
等把药敷好之后,我已经是满头大汗。歌儿用手绢轻轻的帮我擦汗,然后,她的身子一软,倒在了我的怀里。
那一晚,我和歌儿有了肌肤之亲……


我和飞哥的婚礼,是在我背上的伤好之后举行的。
那天,我成了天下最幸福的女人。飞哥在爹面前立下重誓说要保护我一辈子,我听后心花怒放,我在心里说,飞哥,我会好好的服侍你一辈子的。
在我和飞哥结婚三个月后,爹去世了,我哭得死去活来,飞哥把我紧紧拥在怀里,他说,歌儿,以后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那段时间我度过了我最快乐的光阴,飞哥铸剑,我就在旁边给他倒水、擦汗。闲暇的时候,飞哥就陪我练剑,我们两个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我时常想,如果不是那个叫碧儿的女人出现,这种生活我们会一直延续下去。可是,我又能改变什么呢?
那是在一天傍晚,我和飞哥刚从集市上回来。就在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天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满身伤痕的女人从我们面前跑过,她的身后跟着十几个骑着马的黑衣人。
女人的脚步已明显的凌乱,黑衣人也越来越近,我看到飞哥眼里突然涌起一股可怕光芒,顺着他的眼光望去,我看到了黑衣人衣服上刺眼的秦字。
就在黑衣人的长剑刺向那女人的刹那,飞哥突然凌空飞起,一脚踹在了黑衣人的手上。他就像一头扑入羊群里的雄狮,不大一会,黑衣人已全部尸首异处。
我们把那女子扶回家,她告诉我们,她叫碧儿,她是燕国的公主。
碧儿在我们家住了下来,她身上的伤渐渐的愈合了。
碧儿临走的那天,他对飞哥说,你功夫这么好,应该去我们燕国,我父王一定会重用你的。飞哥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突然又变得暗淡。他看我一眼,眼睛里藏不住的爱怜。我知道他是担心我。
我说,飞哥,你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他最后摇了摇头,他说,我们永远不分开。
飞哥说,歌儿,你在家等我,我把碧儿送到燕国之后,立刻回来找你。
我说,我等你。这三个字,我说的很决绝。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眼泪终于砸了下来,落在厚厚的尘土里,瞬间消失了踪影。


把碧儿送到燕国之后,我谢绝了国王的盛宴,我知道歌儿在家等我呢,我必须立刻回到她身边。
一路上,我日夜兼程,从来都不敢耽搁,我怕歌儿一个人会孤单,我更怕她会受到伤害。等我赶到铸剑坊的时候,我突然变得疯狂起来。
铸剑坊已经变成了废墟,瓦砾到处都是,在铸剑坊的不远处还有几个黑衣人的尸体,他们衣服上大大的秦字再一次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对天发誓,我一定要诛灭秦军,我与秦军不共戴天,我要为歌儿报仇。
我在铸剑坊的废墟上整整坐了一天,我期盼奇迹出现,就在我将要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柄剑,我疯狂的跑过去把它从瓦砾下面捡了起来,是它,是我送给歌儿的云歌剑。我大吼起来:歌儿、歌儿……
我的吼声响彻云霄,在铸剑坊的废墟上久久的徘徊。
我投靠了燕国,只有这样我才可以为歌儿报仇。燕国国王封我为大将军,但我拒绝了他要我做驸马的条件,我的心里除了歌儿已容不下任何一个女人。我对碧儿说,对不起。然后我头也不回的出了宫殿,我要去阵前杀敌。


我武功高强,杀敌勇猛,经过几场硬仗之后,我的名字已经在秦国和燕国传开了。我把云歌剑收了起来,我换用了长枪,我要用长枪刺穿敌人的心脏,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碧儿时常来找我,她说,左飞,你的样子让我觉得可怕,你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左飞了,你已经变了。
碧儿说,其实除了云歌之外,你并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我,有我们的大燕国,你这样下去,如果云歌知道了,她也会感觉不安的。
碧儿提到云歌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变得剧烈疼痛起来,我恨自己没有保护好歌儿,我有负云叔的重托。我说,我不管那么多,我只要我的歌儿。
碧儿叹了口气,转身走了。我望着她的背影,我说,碧儿,请你原谅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
明天会有一场恶战,我需要休息,有时候我甚至想,我如果战死在沙场上岂不是更好,那样我就可以解脱了,但我不甘心,冥冥之中,我觉得我会再遇到歌儿的。


在冲出秦军阵营的那一刹那,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杀掉眼前这些燕国士兵。我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刺向眼前这些看起来毫无抵抗力的敌人,我要用他们的鲜血来开拓我大秦国的疆域。
我记得秦国国王对我说,魇,你的使命就是杀掉司马左飞。所以每次上战场,我都会急着寻找这个人,但是每次都会无功而返。
这次,我想,我绝不允许自己失败。
当我看到敌军阵营前这个女人时,我突然变得异常暴躁,当我的长剑刺穿她身体的那一瞬间,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我的长剑就被一杆长枪震落了,我感到一阵刺痛,鲜血顺着胳膊流了下来。
刺伤我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我仿佛在梦里见过他。他说,我叫司马长空。我突然就在他报出姓名的时候失去了抵抗力,我被他轻轻的按在了马背上。
我被俘虏了。
那个女人开始用鞭子抽打我,她想从我口里打探出一些关于秦国的机密。我嘲笑她,我说,我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我看到她渐渐扭曲的面孔,我高兴极了,我大喊,你打吧。这时候,司马左飞走了进来。看到他,我心里总会莫名其妙的跳起来,我静静地看着他,他眼睛里装满了悲伤。
司马左飞说,只要你告诉我秦国的机密,我可以放你走。
我不说话,我要让他明白,我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国家的。
司马左飞开始变得发狂,他吩咐手下鞭打我,我丝毫不怕,我的身体随着鞭子的甩动开始摇晃,衣服变得破烂不堪,我感觉到鲜血开始慢慢顺着我的身体流下来。
就在我再一次随着鞭子摇动时,司马左飞突然大叫一声住手。我看到他的脸庞瞬间变得通红,他冲着我喊道,你是歌儿,你是歌儿……
我满脸的迷茫,他们明明叫我魇,我怎么会是歌儿呢,可我却觉得歌儿这个名字很熟悉,仿佛在那里听过。
司马左飞慢慢的向我走来,我能感觉到他沉重的呼吸。他在我的背后停下来,他的手慢慢的滑过我的肌肤,停在了我的伤疤上,我能感到他的手颤抖的厉害,他的嘴里含混不清的喊着:是你,你是歌儿,这道伤疤是被我当年不小心刺伤的。
我转过身,看到了满脸泪水的司马左飞,突然我眼前出现无数个黑衣人的面孔,无数个场景在瞬间变得活灵活现,铸剑坊、火光、瓦砾、冲天而起的浓烈的烟雾……


我记得飞哥送碧儿回大燕国没多久,秦国的军队就杀了过来。我突然感到特别害怕,我害怕我再也见不到飞哥。于是,我拼命抵抗,因为我说过我要等飞哥回来。
结果,我寡不敌众,被秦军俘虏了。铸剑坊也被秦军放火烧了,我想过自杀,但是我必须活下去,为了飞哥,我必须保重自己。
我被秦军带到一个黑暗的地牢里,他们把我交给了一个身穿黑衣的丑陋的巫师。他用妖术取走了我的灵魂,改变了我的容貌。他叫我魇,他说,司马左飞就是你最大的仇敌,你一定要杀掉他。
就这样,我成了秦国的傀儡,我的使命就是杀死司马左飞。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完全恢复了记忆。我看到了飞哥,看到了碧儿,我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我说,飞哥,请你原谅我。
飞哥把我搂在怀里,他的眼神温暖而多情,他把云歌剑递给我,他说,我们一生一世永远都不分开。
我拿着云歌剑,用手摩挲了良久,我说,飞哥,你给我倒杯茶好吗?我渴了。
就在飞哥起身给我倒茶的时候,我突然拔剑刺向了自己的胸前,在我意志模糊的瞬间,我听到一个飘渺的声音在说:飞哥,请你原谅我……

共 54 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歌儿的父亲原是秦国大将军,因反对秦王征战燕国而惹来杀身之祸;司马左飞为复仇而投靠燕国,与秦兵英勇作战,歌儿被巫师施以魔法而丧失本性,一段美好的爱情被无情摧残。写的虽然是一个几千年前的爱情故事,却是一个有着积极意义的反战主题。[编辑:猪不戒]
1 楼 文友: 2008-11-05 19:19:58 欣赏作者的文笔,小说人物和情节刻画十分到位并能扣人心弦.如果不用第一人称,此文会更加美妙
2 楼 文友: 2008-11- 0 21: 2:41 “云歌”倒是让我联想的了沈璎璎的《百年孤寂》
 楼 文友: 2008-12-0 22:49: 8 这个结尾是个什么意思?太仓促又不合情理。建议作者重新设计。 希望我们都有快乐充实的人生
4 楼 文友: 2015-09-12 18:02:22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小孩健脾的食物有哪些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哪种拉拉裤性价比高
孩子胃胀不消化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