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星月】蝶影

发布时间:2019-09-13 04:26:10
摘要:有些事情如果注定发生,你又怎么去阻止呢?命里那一劫,你又怎么去躲?若可以对抗命运,今生她夏蝶又怎会在黑暗里自舔伤痛?注定逃不脱的人,就等着暗夜的来临吧。 你若身陷黑暗
我必化身为光亮
牵起你的手
永远不松开


两个少女衣衫整齐地躺在地上,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却带着深深的恐惧。脸都扭曲了。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带着诡异的表情看着警察在一边做着记录。女孩的亲人就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仿佛想用哭声召回女儿的灵魂。
“听说是附近的学生,下课经过这里就出事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请呢!”有人低声说。
“你说怪不怪,好像那时候路灯不知道怎么都熄灭了呢!”很快有人接上口。
“唉,天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这里,以后啊,晚上还是少点走这边吧!听说以前这里也出过事呢,也是两个女孩子。造孽啊!”人们摇着头走开了。
路灯昏黄的光显得没有生气,像已死去的少女的脸。一身黑色的女子远远地看着这一切,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夜风吹来,阴森森的凉。她黑色的裙摆飘动,鬼影般暗冷。
她静静地看了好久,慢慢转身走开。一只黑蝶飞飞停停,如影随形。一人一蝶,诡异地走向黑暗。

夏蝶走进教室, 4双眼睛便齐刷刷地看了过来。带着掩饰不住的好奇和期待。
“我叫夏蝶,这个学期将会担任你们的语文老师,祝我们合作愉快。”夏蝶淡淡地开口,没有一丝他们期待的幽默或者活泼。
下面便有学生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大抵感觉这个看起来年轻漂亮的老师没有他们想象的热络吧,似乎还很难交流呢。大家都感觉她身上缺少了一点什么,却又没有人说得出来。只是冷淡。
黑衣黑裙的女子自顾自地在上面开始讲课了,语音带着蛊惑人心的凉。十六七岁的学生,还是单纯的孩子,倒也没有过多计较新老师的冷漠,很快地被她的精彩讲课内容吸引了。
窗外的玻璃上,一只黑蝶翅膀微拢,稍微震颤的翅闪着奇异的纹路,在阳光下轻轻闪着光。那翅上的花纹,跟讲台上女子的黑裙花纹如出一辙。
靠窗的两个女生无意间发现了停在玻璃上的黑蝶,小声惊呼起来:“好大好漂亮的蝶!”
夏蝶看了一眼座位表:那西、江里。看样子是两个感情不错的朋友。好朋友。夏蝶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稍纵即逝。抬眼,窗外日光清冷,黑蝶静默。
“今天没有课外作业。课就上到这里,下课。”好听的声音始终是明显的疏离。夏蝶转身走下讲台,黑色的裙摆如蝶翅转旋。
“夏老师万岁!”教室里一阵欢呼。江里和那西收拾好书包,想仔细看看窗外的蝶,却发现它不知什么时候没了踪迹。
“阿里,你觉得夏老师的裙子花纹跟刚才那只蝶的花纹像不像?”“哎,你一说我想起来了!真的好像啊!”两个女生再次惊呼起来。
接着,那西看向办公室的方向,少有的沉默起来,眼神也有点茫然。熟悉的感觉。新老师居然带给她熟悉的感觉。纵然她有点冷漠,她还是对她充满好感,迫切地想接近她。
江里用手捅捅发呆的那西:“发什么呆呢?回家啦!”那西回过神来,什么也没说。两个手牵手的身影慢慢走出校门。


夏蝶把自己深深地浸入浴缸,闭上眼睛。疲倦在她的脸上写满,一股沧桑在肆虐。那并非岁月的沉淀,而是经历的洗礼。她微微地发出一声叹息,不知道是满足还是悲戚。
不断加入的热水升腾起阵阵雾气,夏蝶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温暖在朦胧中把她包围。只有这样躺在热水里,她才会安心,才会平静。没有开灯,一切都在黑暗当中。室内的大片雾气都透着孤独。
夏蝶很少会在家里开灯,即使是晚上。她喜欢自己生活在黑暗当中。她依赖黑暗犹如依赖那仅仅有片刻温暖的浴缸。黑暗是最危险的,黑暗也是最安全的。黑暗让你看不到美好,却也挡住了你看到肮脏丑陋的视线。
梦里,小巷的灯依旧没有亮起。黑暗的巷口像张开嘴巴的野兽,随时把走进去的人吞噬。一直黑蝶在暗夜里飞,翅膀轻扇,似在黑暗中游泳。两个女孩手拉着手,慢慢走近暗兽的口。手心害怕得微微湿了,手机屏幕的光一闪一闪,像诡异的眼睛。
静默的兽终于开口了。从黑暗里露出獠牙。
一伙人把女孩的手机打掉,捂着她们的嘴巴便往更深的黑暗里拖。女孩们挣扎着,试图发出一点点的声音,撕裂黑暗。
忽然其中一个女孩就挣开了魔爪,拼命往巷口那一点点光亮跑。最后一眼回头,看到的是好友眼睛里深深的恐惧和求救的表情。
那灵,救我!
救我!
救我!
她奔了出去,身后是衣服撕裂的声音和绝望的呜咽。
黑蝶无声无息地在黑暗的巷子里游弋。
黎明的光亮,似乎再也没有从巷口那端照进来。
我绝不原谅!绝不原谅!那灵,绝不原谅!
夏蝶窒息地惊醒,重复过无数次的梦境时刻提醒着她黑暗里的一切。她看看身边安静的黑蝶,唇角勾起冷笑。

“小语姐姐,我要抱抱!”虽然已经十几岁,那西还是很喜欢向姐姐和姐姐的好朋友江天语撒娇。实际上,她更喜欢江天语甚于姐姐,因为江天语漂亮又爱笑,也跟小孩子般的自己玩得好。还是小孩子,不知道怎么去定义自己对别人的感情,只是依恋和着迷,想要她的眼光时刻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单纯的心单纯的情。
有时候甚至会嫉妒姐姐,因为姐姐可以和她的小语姐姐天天在一起学习玩耍,自己只可以在周末才能见到她。也因为这样那西更加爱黏在江天语身边,连姐姐都不理。江天语一如既往的笑着,给着她妹妹的疼爱和宠溺。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也很好,还可以见面还可以想念还可以储蓄美好。
夜晚总会来临,黑暗总是存在,而光亮,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什么时候降临。
那西的姐姐,那西的小语姐姐,就那样在黑暗里湮灭,没有人知道是谁带走了她们,也没有人知道是不是黑暗留住了她们。那西撕心裂肺地哭过,痛过,最后淡忘了。所有过往的伤,或许都会被时间治好,又或许会被时间藏起来,等着那个揭开伤疤的人出现。
那西看着收在相册最后的照片,江天语那笑得灿烂的面容仿佛不曾离去般清晰生动。自己就依偎在她的怀里,天真地笑着。还有姐姐,笑容亮丽自然。三个人,三个笑,都是开心无忧的样子。
已经很久没有翻开相册去看这照片了,已经很久没有想起那黑暗的夜了。夏老师,她是小语姐姐派回来的吗?
眼泪静静地流下来,不知道是想念太深还是预感里的重逢而激动。


夏蝶慢慢地随着上学的学生们走进校园,早上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样的青春那样的活力,那样的笑那样的跳,她也曾有过。只是一切都模糊不堪了吧。
经过楼梯拐弯那面镜子,夏蝶看了一眼自己,一身的黑色让她显得苍白无比。她暗暗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脸色好一点。
那只黑蝶就在身后,不紧不慢地飞,翅膀的花纹美丽而蛊惑。
她才回来,一切才刚刚开始,怎么可以倒了呢。时间不多了。越来越容易感到疲惫,越来越需要更多的睡眠。夏蝶甚至不知道哪一天,自己睡下就起不来了。
很多时候来到办公室,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前一天晚上又发生了学生被害的事情,警察们无法破案,群众议论纷纷,那条小巷便冷清了,连住在周围的人都陆陆续续搬走了。只要是好朋友,两个人从那里经过,几乎都没有走出来的。多么恐怖的事情!很多女老师都吓得脸色苍白。
夏蝶从来不参与讨论,只是听着做班主任的老师三番四次地叮嘱大家禁止学生们再走那条路。她低着头,脸色依旧有点苍白,嘴角是难以觉察的冷笑。
有些事情如果注定发生,你又怎么去阻止呢?命里那一劫,你又怎么去躲?若可以对抗命运,今生她夏蝶又怎会在黑暗里自舔伤痛?注定逃不脱的人,就等着暗夜的来临吧。


那西很喜欢新来的夏老师,她被她特殊的气质深深吸引着。老师冷淡,却自有一份骄傲得起的才气。纵然江里常常感觉靠近她会有种危险,那西还是飞蛾扑火般接近她。夏蝶的冷美和才情于她,无疑像罂粟,美丽又热烈的让人着迷。
那西笑话江里:“夏老师怎么会危险呢?她只是不喜欢说话而已。”她是完全的相信和仰慕夏蝶的,因为那种奇异的熟悉感和当下的她的吸引力。年轻的心,可以为任何一个简单的细节透露出的独特气息而吸引,并将其奉为心里的神。夏蝶于那西,便是如此。
那西喜欢写诗,在夏蝶上了一节现代诗的课后,她拉了江里便往夏蝶的办公室跑,她迫切地希望自己的诗能让夏蝶看一眼,给一句简单的点评。在那样的时候,得到喜欢的人的一句话,那都会是终生难忘的至高无上的奖赏。
“老师,这是我写的诗,你能帮我看看么?”那西小心翼翼地递过自己的本子,满怀期待又紧张地看着夏蝶。
夏蝶看着本子上娟秀的字迹,没有太特别的表情,淡淡地说:“一个人写诗,是为了抒发情感。只要那些诗句发自内心,也表达了情感,便无需改动。其他人,是无权评论别人的内心和情感的。你表达了自己的内心吗?如果是,为什么还让我改?我能改变你的心你的情感吗?”
那西感到窘迫,脸红得说不出话来。老师说的很对,她曾经也是这么想的,叫她帮忙看看诗,或许只是找个借口接近她吧。江里拉起她的手,飞快地拿走桌上的本子,说了声:“谢谢老师,我们明白了!”便跑开了。


夏蝶看着手拉手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心,却被那样的画面击中了。不止一次。
好朋友,手拉手,天涯海角都要好。曾经的诺言如同魔咒,让她头痛欲裂。诺言,背叛,黑色的记忆将她淹没,滚滚的洪流席卷属于她的一切。剩下的阳光都不再明亮,只是惨白。
黑蝶翅膀微微颤动,翅上的花纹流转成冷笑的脸。
夏蝶的手上戴着一只黑色发亮的尾戒。蝶形的戒指妖娆迷离。她摆弄着戒指,心里反复出现那西的几句诗。
绝望的鸢尾开遍
热烈的葵花向阳
流动的水样温暖
是我替你延续的美好
如果命运注定有些美好无人延续,谁又能为谁带来温暖?年轻,什么都可以浪费的时候。诺言,就显得苍白了。
夏蝶的心有点皱了。多少年前她也曾不谙世事,心灵如一张不经涂抹的白纸。那西就像一束强烈的光,照进自己自己墨染般的内心。伤痕累累,斑驳腐烂,丑陋不堪。
她把桌上的白纸狠狠地揉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筐。过往的回忆太折磨人,她不再天真无邪,又怎么会再被击倒?她谁都不原谅!
黑蝶在玻璃上停住,若有若无地笑了。


“老师,你的尾戒真漂亮。那只蝴蝶就像要飞起来一样。你也是一只蝴蝶吗?我常常会觉得你会飞走,因为你是不属于我们的。老师,我喜欢你。”淡蓝的小笺上写着简短的两行字,那西悄悄放在夏蝶布置的作业本子那里。
这是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做出的有史以来最大胆的事情。她紧张地手都湿了,信交上去以后她就没有安定下来过。甚至这可以说是一个秘密,因为她没有告诉江里。她一遍遍地猜测夏蝶看了以后的反应,可是她没办法猜到。因为夏蝶在课堂上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那西只能兀自不安着。
那西很清楚,自己所说的喜欢,并非简单的那种喜欢,而是渴望拥有渴望唯一渴望永远在一起的感觉。她为自己的感觉吃惊过,但她没办法控制那种疯狂的感觉。她知道,如果传了出去,自己和夏蝶也许都不能再有平静的日子过。那西还是冒险了,因为那种感觉像是火焰,在心里燃烧着,灼热了她的心,不说出来,那西觉得自己迟早会疯掉。
年少的情感,总是单纯有热烈,哪管得了太多呢?无论有怎样的后果,他们也从不会后悔。但年轻,真的经得起所有结果吗?
江里明显感觉到好朋友的魂不守舍,她推推那西,眉毛拧成了问号。那西看看讲台上的夏蝶,眼里有了痛苦和挣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她在纸上写了一行字,推过去给江里,便闭上了眼睛。江里看了那简单的几个字:我喜欢上了夏老师。然后看看好朋友的表情,猛然就明白了什么,脸上刷地白了。
喜欢上了,像自己喜欢上学校的篮球队长一样喜欢上了夏老师。“你疯了。”江里靠过去,低声说。
夏蝶在上面讲着课,声音如坠落湖面的雨珠,不知道在谁的心上荡开或深或浅的青春心事。

那西是完全的陷进去了。她甚至决定要跟踪夏蝶回家。江里骂她白痴,果断地阻止她。但那西的倔脾气是二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最后江里只好陪她了。喜欢上一个女老师就算了,还跟踪别人回家,江里真的想把那西敲晕了送回家。
江里在那西后面慢慢地走,微微叹了口气。其实她也不是特别反对那西喜欢上女老师,只是她自己有点失落了。感觉那西在远离自己,也许很快那西就属于别人的了。但是年轻的爱啊,怎么能不热烈?
夏蝶独自走出校门,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黑色的裙子和长发在风中扬起,像只振翅的蝶。那西和江里闻到一阵淡淡的香,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但让人放松又迷恋,仿佛走进了鲜花遍地的峡谷,看着色彩斑斓的无数只蝶在翩翩起舞。

共 740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你若身陷黑暗,我必化身为光亮……”和两个少女离奇死亡为开篇,布下悬念,让人揣摩,勾起读者往下看的欲望。紧接着,有些让人说不出奇怪和冷冰冰的夏蝶和那只黑蝶的出现将精彩的序幕揭开。夏蝶那不堪回首回忆如噩梦缠身,那西的温馨回忆,谜团一点一滴的被拨开。夏蝶的怨,让她心中充满了憎恨,决定报复。那西对夏蝶的痴恋,决定跟踪夏蝶,终于,一切在黑暗中爆发开来。故事的结局既是在预料之中,又有几分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你没有带给我光亮,但愿最终的原谅,让你常驻光明里。小说手法娴熟,对人物,环境,氛围的描写细致而形象生动。小说的结尾与开头形成对比,凸显小说主旨。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主题明确。无论是友情,爱情,亲情,一个人的背叛,只会让另一个人深陷黑暗之中;而原谅,却能将人脱离黑暗!好故事,推荐赏读!【编辑:龙炫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5160014】
1 楼 文友: 2014-05-14 01:04: 5 一个人的背叛,只会让另一个人深陷黑暗之中
2 楼 文友: 2014-05-14 01:05:00 很精彩的小说,拜读
 楼 文友: 2014-05-14 01:05:21 问好水为佩安而康纸尿裤护理垫
便利妥纸尿裤有几种型号
脑供血不足吃什么保养
纸尿片老掉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